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继伟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六月
2009年06月25日 13:50

隔离日志(六):出关

6月25日 晴 35.9度(体温)

昨天领到征求意见表,要求填写离开的时间、车号等等,其实就是一张获准出境的“签证”。在对宾馆的意见栏里,我犹豫了一下,写下“很好,谢谢!”四个字。

我还能说什么呢?服务人员勤勉周到,管理人员热情体贴,居住环境融洽宜人。不过,唯一遗憾的是,对甲型H1N1的判断还是一知半解。作为一名资深被隔离者,我看到的是迥乎不同的见解和态度。

在宾馆的小院子里,可以明显地分成两大阵营。一种是保守派,以老年人为主,主要活动是散步,主动和人保持距离,见到不戴口罩的人敬而远之。一种是自由派,打球、聊天、踢毽子,活力四射。对于传染源或间接传染源,有人表示非常强烈的不满,但也不乏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3日 14:44

隔离日志(五):什么是隔离?

6月23日 晴 35.9度(体温)

前面提到的北京市旅游局副局长姓于,从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,身形魁梧,口罩也显得尤其宽大。

于局长属于一望便知的干才能吏,精力旺盛,事必躬亲。有一次去打饭,他也站在对面拎着勺子给大家盛菜,由于穿着白大褂,倒也像一名有板有眼的厨师。他会英、俄、日三种语言,可惜没有日本、俄罗斯的客人和他切磋,多数时候只能秀一秀英文。

于局长善于做思想工作,老少通吃。一般是和老年人谈健康,和中年人谈工作,和青年人谈学习,有一次我看到他和一个混血小孩用双语打招呼,急得孩子妈赶紧解释,她还不会说话,不是没礼貌。

从他口中得知,北京的强制隔离是由旅游局牵头,由公安、疾控和防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2日 14:14

隔离日志(四):难友的故事(下)

6月22日 晴 35.8度(体温)

接到“宣判”之后,C.W忙碌起来。

先是要安抚心理受到严重创伤的女儿。化验没通过不亚于高考落榜,这个小女强人再也不扮酷了。她住到医院已经是第七天了,同一病房的两个美国女孩先后出院,更是加剧了心理落差。C.W温言款语安慰了许久,舐犊之情不免令人心折。

接下来要和医院沟通,言语不通,只好由我代劳。医生说咽拭子检测是针对三个指标,有一个是阳性就算没通过,而她就是有一个没通过。五阴加一阳,正是“不利有攸往”的剥卦,难怪如此霉运。

先阴性后阳性,医生解释说可能是前一天是假阴性或者后一天是假阳性,现在的技术手段无法检测。因此只能再连续测两天。

C.W已经变成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1日 12:54

隔离日志(三):难友的故事(上)

难友的故事(上)

6月21日 阴 36.5度(体温)

早餐时候又遇到C.W,看上去心情不错。今天他要“刑满释放”了,恰逢父亲节,可以一家人团聚了。

C.W是个香蕉人,生长在旧金山,一句中文也不会讲。但他父亲是第一代移民,愈老愈思乡,而爷爷奶奶都健在,所以暑期一到,冒着被隔离的风险,挈妇将雏来到北京。原定的计划是先北京而西安,再到上海、广州,最后转道香港回国,一共14天的探亲之旅。

C.W的父母归乡心切,早先两天过来,接下来才是C.W及其女儿。结果不想先是父母所乘飞机先发现了甲型H1N1患者,后来女儿又被诊断出了病征,这个家族的中美代表团共计15人,分别以患者、密切接触者的身份被一网打尽。如果说我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0日 19:12

隔离日志(二):算一算隔离的账目

6月20日 晴 36度(体温)

昨晚是杂志的deadline,兼之入住时天色已晚,无暇考察周边环境。早上一觉醒来,已是处处闻啼鸟了。

餐厅在一楼,油条、豆浆、鸡蛋一字排开,还有蔬食果品,好不热闹。大家戴着口罩打完饭即刻离开,或回房间,或到庭院里分散开来用餐。

走到院子里顿觉开阔,以为是要被散养了,定睛一看才发觉仍然是圈养。因为只有中间一个T字形空白地带是活动区域,周边已被围栏圈住,把花草树木隔开,这样活动者无处藏身,相信是便于看护者清查。

围栏之外是岗哨,攀谈了几句,听说自5月2日开始该宾馆即被征用,共有约6、70人轮岗监护,期间自然无“越狱”事件发生,巡逻人员也备感无趣。

应当说整个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0日 00:07

隔离日志(一):隔离生涯正式开始

6月19日

早上10点接到朝阳区疾控中心的电话,“请问您是昨天下午乘坐XXX航班从美国回来的张先生吗?”接下来是一连串问题,确认身份、电话、住址,嘱咐每天查两次体温,在一周内尽量不要外出,“要是有急事的话,也可以去办公室,不是说绝对不能出门。”

交待几句背景,此前一周我在美国开会和出差,先是在波士顿,后是在华盛顿。出国之前虽然知道国外并没有严阵以待H1N1,但还是备了几个口罩。不过到了美国,发现除了机场的少数中国人之外,没有人佩戴口罩。就像到了草料场的林冲一样,心下兀自慢了。一位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同行向我解释,H1N1的死亡率很低,目前看小于季节性流感,因此美国尽管毗邻墨西哥,并没有全民动员,严防H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