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继伟 > 喧嚣的螺旋

喧嚣的螺旋

  “特朗普冲击波”仍在扩散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比特朗普当选更令人惊讶的事实是,在信息过载、社交成瘾的社会里,人们对彼此的世界是如此陌生。
  由于社交媒体与传统主流媒体展现出的认知裂痕,针对双方的批评和反思将会持续很久。如果恶搞一下米歇尔·奥巴马的名言(“When they go low,we go high”),一方的表现是“When they go low,we go lower”,另一方则是“When they go low,我们自嗨”。传统媒体和调查公司在反思自身的信息覆盖和精准度时,互联网公司也面临着缺乏社会责任、放大虚假消息的指责。在美国选战期间,谣言蜂起而不能自净,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民众的选择尚不可知。不过谷歌和Facebook近日分别出台政策,限制虚假信息发布者的广告权,显然是一种自觉的矫正。
  媒介即信息,传播工具塑造和规定人们的世界。这是老生常谈,但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后果。社交网站以读者为中心,根据读者的浏览痕迹、习惯偏好推荐和传播内容,这种量身定制的信息喂食方式,有着天然的内卷特征。物以SKU聚,人以微信群分,当个人的信息流被打造成一个自给自足的闭环,世界就不会被频繁的点击与交流拉近,而是被观念的平行线无限分割。
  在以流量为目标的商业法则下,算法的指挥棒不断刺激和撩拨用户的感官需求,内容生产者也往往无节制地向荷尔蒙输诚,夸大失实、煽动对抗的表达极易占据头条。尽管像Facebook这样的科技公司并不承认自己是媒体,但算法已是编辑的编辑、信息世界中无可争议的王者。更糟糕的是,互联网的分布式特征,使得虚假信息的修正和删除都非常困难。谣言干预现实的情境所在多有,但如此海量、迅速地下载到受众大脑,却是互联网开出的新局面。
  尽管如此,新科技带来的喧嚣并非新事,也不必然导致无序。印刷术一度带来宗教解释混乱,西方新闻史上亦曾有过黄色报纸泛滥的不堪往事,然而,新秩序正是在喧嚣的螺旋中生成。互联网对商业新贵、普罗大众赋权,后者终将或主动或被动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乃至法律责任。传播学名著《发掘新闻》(Discovering the news)即曾指出法治在塑造舆论秩序中的重要角色:正是诉讼推动了媒体的客观性原则。新一代媒体巨头与社会秩序的相互调适才刚刚开始,充满争议但值得期待。
  来源于 《财新周刊2016年第45期 出版日期 2016年11月21日
推荐 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