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继伟 > 套利三十六计

套利三十六计

企业家才能是不是一个社会的财富来源?刚刚去世的经济学家威廉·鲍莫尔并不简单视之:企业家才能可以分成生产性的、非生产性的甚至是破坏性的。当企业家才能大规模地向非生产性方向配置时,带来的效果就不那么正面。

验之当世,可知此言非虚。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,在任何时代都堪称奇迹,但不容否认的是,相当大一部分受益者是把实业资产转换放大成金融资产的人,而那些资产国际化、负债国内化的大佬,更是处处先机、先知先觉的超级套利者。套利的聪明人太多,干实业的傻瓜不够用,带来的冲击并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。

套利可视作一种互换,用一个市场的成本,换取另一个市场的收益,只要两者之间存在价格错位,哪怕是“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”,放上足够长的杠杆,也可以撬动地球。转型期的错位和断层比比皆是,根本不需要去学金融工程,只要熟读三十六计,就可以触类旁通地掌握制度套利的法门。

在监管割裂的局势下,支付保险、信托的监管成本,换取在证券、信贷市场的开拓空间,是声东击西式的套利;设立多层壳公司,链条拉长创设资金池,用违规的成本换取违法的收益,是瞒天过海式的套利;等到市场下行危机显现,大肆鼓噪危机论,用他人的破产威胁换取自身的救助收益,是李代桃僵式的套利。线下被禁止的,放到线上变成了创新,是借尸还魂。明明是假货盗版,自称平台就可以免责,用的是偷梁换柱。推而广之,堪称国粹的厚黑学,究其实质也是一种套利,即用厚脸皮的成本,换取下黑手的超额利润。此道之中豪杰辈出,言伪而辩,行僻而坚,实在无需赘述。

当然,市场化的套利本不是邪恶的代名词。套利者捕捉市场的错位,并通过交易填平这种错位,是自然的修复机制。然而,制度套利则不同,体制破绽的存在,往往是政商勾结里应外合的产物,不假外力,如何做到市场出清?另一方面,套利的核心在于放杠杆。猎取权力就能获取无限杠杆,借道互联网还可赢得粉丝效应,超级套利者在名利场中自由轧差,有着取之不尽的劫材,危害之巨绝不容小觑。

回到鲍莫尔的论断,什么样的土壤激发了非生产性的企业家才能?如何才能予以矫正、平衡?大道至简,不外是整个社会对法律和规则的尊重,对各种形式的权力的节制约束,对机制漏洞的补位修复。惟此才能给生产性企业家带来希望,降低寻租套利者金蝉脱壳的机会。

来源于 《财新周刊 2017年第19期 出版日期 2017年05月15日

推荐 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