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20年10月01日 11:09

特朗普大闹辩论赛,我来写个球评吧

特朗普大闹辩论赛,我来写个球评吧 美东时间2020年9月30日晚,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,美国现任总统、共和党提名的特朗普与美国前副总统、民主党提名的乔·拜登进行首场电视辩论。 图/视觉中国 今年世界上最重要的直播大赛结束了第一场。特朗普和拜登对喷垃圾话的场面太过辣眼睛,看上去确实像幼儿园骂仗,一度让人担心主持人会不会悄悄掏出一根针来,趁人不备偷偷扎向不听话的、70多岁的小朋友。   然而这是一场幼儿园级别的吐槽大会吗?显然不是。特朗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01日 17:19

张继伟:H1N1时期的隔离日志

新冠病毒肆虐,波及范围之广,管制力度之大,每天都在刷新人们的认知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拿它和2009年流行于墨西哥和美国的H1N1病毒比较。时隔十年,忽然忆起自己还有一段阴差阳错的隔离经验,重新读当时的日志,发觉当下讨论的话题均曾有所涉及,诸如安全与效率选择、中西医疗观念差异,虽然视角微观、浅尝辄止,但读来也还有些许裨益。特此翻出来供居家隔离的诸位一哂。

隔离日志(一):隔离生涯正式开始 2009年6月19日 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3月24日 22:12

财新网付费阅读:思考与实践

财新网付费阅读:思考与实践 近年来,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、社交媒体、自媒体的兴起,严肃新闻媒体受到了巨大冲击。以广告为主体的商业模式被平台型互联网巨头吞噬,专业新闻人才不断流失。传统的新闻价值观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,一些社交媒体以迎合读者趣味为旨归,越过编辑部与经营部门的防火墙,大量植入广告,甚至软文、黑文层出不穷。各种平台公众号催生了大量低成本操作的自媒体,抄袭、改编、标题党现象亦产生了不良影响。   这是一场严峻的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5月31日 09:19

地方债务是怎样炼成的

  又到了清查地方政府隐性负债的季节。记得2014年43号文呼啸而来之际,地方融资平台一度风声鹤唳,各方纷纷建言献策、谋划出路,开正门堵后门,大有革故鼎新之意。然而,数年之后,除了置换债成功降低地方负债成本,新兴的隐性举债模式已经乘势崛起,颇有新瓶装旧酒的架式。美国作家马克·吐温说得好,戒烟有什么难的,我已经戒过200多回了。

  2009年金融海啸铺天盖地,地方上却是花团锦簇,银政合作、银信合作,抢抓机遇,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5月15日 09:39

套利三十六计

  企业家才能是不是一个社会的财富来源?刚刚去世的经济学家威廉·鲍莫尔并不简单视之:企业家才能可以分成生产性的、非生产性的甚至是破坏性的。当企业家才能大规模地向非生产性方向配置时,带来的效果就不那么正面。

  验之当世,可知此言非虚。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,在任何时代都堪称奇迹,但不容否认的是,相当大一部分受益者是把实业资产转换放大成金融资产的人,而那些资产国际化、负债国内化的大佬,更是处处先机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5月02日 09:18

小树与大鳄

  “小官巨腐”又出新样板。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冯小树凭借2004年-2007年间担任上市公司发审委员的便利,在被审企业IPO之前突击入股,740万元进去,2.48亿元出来,好不痛快。

  对于发审委的变现能力,人们并不吃惊。资本市场本来就是财富分配的巨型机器,在任一环节设卡寻租和释放消息,都能带来泼天富贵。较之此前藏了满屋现金、烧坏验钞机的能源局大神魏鹏远,股市贪腐的商业模式绝对轻资产、高效能。

  为了障人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4月17日 09:19

保险的名义

保险业出了很多大事。   相对于证券甚至银行,保险业一度以保守和低调示人。那时预定利率很低,保障功能为主,监管部门头疼的是历史形成的利差损和违规销售。多年前一次规格颇高的活动中,主持人分头介绍“三会”领导:银行占金融业总资产规模的80%以上,证券业占10%以上,到了保监会领导,主持人尴尬癌犯了,不再介绍规模。   对监管部门以规模论英雄,很不专业,但反映了公众朴素的潜意识。把规模搞上去,似乎就是业绩的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4月05日 14:56

中产为什么焦虑

美国前财长萨默斯最近讲了一个“骆驼进帐篷”式的寓言。   一位美国普通工人,大约是按照三部曲接受全球化教育的:先是有人讲,我们的公司要到全球采购,你可能得换份工作,不过以后到处都是便宜的车和玩具——少干活多享受,听起来不错;接着又有人说,公司要把业务搬到国外去,不然就没有竞争力了——好像有些不对,可没有竞争力确实不成;最后又有人说,绝不能让公司都跑到国外去,我们要减税留住富人,但是要对你加税!——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3月20日 09:40

一个巴尔扎克式的问题

网上忽然流行一个烧脑问题:为什么学历不值钱而学区房值钱?   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致广大而尽精微、尊德性而道问学的极品悖论。读懂题干,胜读一整套的“人间喜剧”。   “学历不值钱”,说的是教育和就业。大学生从每年几十万到近800万,学位证书雪片一样从印刷厂下线,供需形势本就逆转。即使考上北大清华,脱颖而出也越来越难。学区房还是学区房,高学历已然是老皇历。21世纪最贵的是什么?很可悲,答案估计和《金瓶梅》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3月06日 09:20

何谓“财务自由”

常常听到关于财务自由的讨论,似乎这已成为众多中产戮力双创的“小目标”。根据好事者的精算,北上广财务自由的门槛已是天文数字。这一骨感的现实,除了越发刺激工薪白领坐立不安的神经,还帮助一些兜售财务自由速成经的先行者,毫无意外地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  公共选择理论大师布坎南,有一本小册子叫做《财产与自由》。身为诺奖得主,布坎南并不会“鸡鸣而起,孳孳为利”地传授点石成金的秘诀,而是雄辩地告诉人们,是产权保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2月20日 09:36

不一样的2017

2017年看上去和往年没什么不同。年关一过,银行一如既往地吹起放贷的冲锋号,地方政府挥洒自如地绘制投资蓝图。创记录的社会融资总量,超过地方GDP的基建规模,形形色色、名股实债的PPP,都预示着又一轮投资拉动呼啸而来。略有不同的是,央行弈出新手,在调高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之后,使得“加息还是不加息”这个话题,变成了分析师们挥麈清谈的玄学机锋。   年年难过年年过。近年来,中国经济一直在拉动GDP、金融加杠杆、金融乱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2月06日 09:48

赫拉利的天问

  春日好读书。手边有本尤瓦尔·赫拉利的新书《未来简史》,与它风靡全球的前传《人类简史》一道,回答的是“人类从哪里来、现在在哪里、将来向哪里去”这一类大话题。镇日长闲,正宜把玩。

  作为犹太同性恋、素食和动物保护主义者、冥想爱好者,赫拉利可谓少数族群的N次方。他对上述命题的回答兼具尼采和奥威尔的风格,即在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的不断进取下,人类几万年形成的生化算法将败给战胜死亡、人机结合的智能超人;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16日 09:07

旁观特朗普

  整个世界都在研究特朗普。2016年11月9日之后,各国的战略研究机构和智库只能撕掉积案盈箱的希拉里报告,撸起袖子加油干。无论是否情愿,人们只能接受白宫的第45任主人。

  正如他的真人秀节目一样,特朗普不循常轨、夸张浮诞,往往令人低估其意志和雄心。在推特上四处点火、“不耻下骂”的好战形象,更令各界难测虚实。这位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富家子弟,不是“五月花”清教徒的后裔,而是新大陆冒险家的精神传人。房地产上曾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03日 09:45

测不准的公章

金融市场的两次违约事件及其处理,正在不断突破人们的想象。   对于局外人, 国海证券代持案和 侨兴债违约案这两个交易的设计都过于复杂,责任分配一言难尽。简单来说,国海是找机构代持债券,然后说代持协议用的是假公章,拒绝回购;侨兴是把在地方交易所发的债通过招财宝卖给散户,中间加持了保证保险和银行保函,侨兴违约后出具保函的广发行说公章是假的,拒绝赔付。   无论是代持,还是保证保险、银行保函,都是在标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19日 10:42

欺凌与玩笑

不久前的 财新峰会上,在主持“金融监管与创新”一节讨论时,我问了一个困扰很久的问题:相对于金融监管政策的深文周纳,为什么监管的执行力总是显得相对不足?监管套利之风如此盛行,为何迟迟难以规范?   过去数年间,金融创新如寒武纪生命爆发,新市场新工具新花样层出不穷,乘着信用扩张东风,深刻地改变了业界生态。与之相应,监管不足的弊端也次第暴露出来,配资与股灾、债市与刚兑、理财与坏账、互联网金融与跑路、万能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05日 10:20

汇率功夫在诗外

产权制度正是发达经济体的“无形钟罩”。倘能推而行之,这一“钟罩”所惠及的领域当不止于汇率一途。   去年“8·11”汇改之后,人民币汇率问题一直没有离开人们的视线。从名义汇率到实际汇率再到实际有效汇率,从盯中间价到盯收盘价,从盯美元到盯一篮子货币,从监管外汇流动到监管跨境人民币流动。在汇率改革和汇率稳定目标之间的微妙平衡,货币当局闪展腾挪,可谓苦心孤诣。   央行的努力成果显著,今年以来汇率调整一波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1月21日 11:47

喧嚣的螺旋

  “特朗普冲击波”仍在扩散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比特朗普当选更令人惊讶的事实是,在信息过载、社交成瘾的社会里,人们对彼此的世界是如此陌生。   由于社交媒体与传统主流媒体展现出的认知裂痕,针对双方的批评和反思将会持续很久。如果恶搞一下米歇尔·奥巴马的名言(“When they go low,we go high”),一方的表现是“When they go low,we go lower”,另一方则是“When they go low,我们自嗨”。传统媒体和调查公司在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1月07日 13:38

转型难在哪里?

最近和投资者交流,多次被问到如何看待中国经济转型的前景,其中不乏困惑。比如说今年谈得最多的是结构性转型,但基建投资的增速和比重反而在加大。去杠杆言犹在耳,但地方债务并未稍减,这种发展模式还有多少空间?   这是一个价值连城的问题,在技术上需要考察无数变量。城镇化空间还有多大?基建投资的现金流能否支撑?政府资源是否已经告罄?经济周期有无回潮?相关的研究报告汗牛充栋,不同的数据和模型都可推导出不同结论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24日 10:49

为什么人人都爱户籍?

网约车管理是近来的焦点。这个纠缠了交通与安全、创业与就业、新经济与传统经济的话题,几乎每一层褶皱都被专家和群众推敲辩驳过,本不太可能有新剧情。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,随着京沪等地要求网约车司机拥有本地户籍,出行问题硬生生地掰成了居住问题。   无独有偶,房地产飙升带来的恐慌中,各地政府祭出的定海神针,同样是限制外地人的购买权利。教育、医疗、社保、就业,事关国计民生的诸多权利和福利,在市场流动性日益增强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08日 17:45

收购的细节

阿基米德说,给我一个杠杆,可以撬动整个地球。对于收购者来说,资金够大的话,则可以买下整个世界。这是童话吗?

跨境并购是近来最为火爆的生意。坐拥巨亿的中国买家睥睨欧美、俯视众生,域中尽是猎物,成交莫问价格。动辄数十亿美元、上百亿美元的大交易,不断把并购市场推向高潮。坊间有笑话称,标的方开价5亿,中国老板一拍大腿脱口而出:多不吉利!8亿!

谢天谢地,现实世界并不听从金主的咒语。世界上大部分的整体收购(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