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5年03月19日 12:26

抢新闻不是抄新闻

昨天晚上众多网站、客户端纷纷登出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逝世的新闻,来源多指向一个伪造的新加坡总理公署网站公告截屏。这一消息当然很快被证伪,多数媒体均在第一时间删除并致歉。假新闻和安全生产事故一样,令人遗憾但是难以根除。不过此次媒体集体中招,还是反映了一些共性问题,让人不吐不快。

首先,抢新闻不是抄新闻。有评论认为,抢新闻容易出错,国际媒体亦不鲜见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这不无道理,但是有一个基本前提,那就是抢新闻不是抄新闻,而是比谁先达到事发现场,谁先能得到权威信源的确认。如果只是躲在后台,比谁抄得快,一犬吠形,百犬吠声,这与普通民众随手转发没有差别,不仅玷污了新闻职业,甚至也是对“抢&rd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06日 21:30

精神病院不是挡箭牌

如果不是武钢前保卫科员工徐武飞越疯人院的故事,我几乎已经忘掉了八年前在英国一家精神病院参观的那个下午。(相关专题:中国精神病收治乱象)

那是靠近英国中部城市诺丁汉市的一家精神病院,所有病人均曾犯过重刑(其中不乏杀人案例),但经医疗机构鉴定为精神病人而免于起诉,安置于此。作为访问者,我们需要穿过两道铁门才能进入其中。但是除极少数被认为正处在强制治疗阶段的病人,其他人均可在公共场所出没,与普通病房无异。为了更好地促进社会化康复,院方给病人安排了适当的手工活动,比如制作儿童玩具。更令人意外的是,这里居然还有桌上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4月26日 18:59

给你3万亿 你会怎么花?

 
 
如果这3万亿美元属于个人,你会选择交给谁来打理,是年薪几十万、体制内培养、有党性的官员,还是在市场上打拼出来的、身家上亿的资产管理者?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 外汇储备管理体制正在发生着积极的变化。央行抱怨外贸顺差创造了超出储备水平的外汇,中投公司则在积极地争取新的注资。对于央行来说,3万亿美元是烫手山芋,但对于市场的资产管理人而言,却或许是一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28日 13:52

韩寒是令狐冲,李彦宏只能算裘千仞

        一夜之间,韩少成了韩少侠。韩寒枪挑李彦宏的故事,很适合武侠小说的桥段。这么一个名满天下的弱冠少年,飞檄骂阵,不亚于《战国策》里的鲁仲连箭书退燕兵,虽然后者很可能是杜撰。

当然,百度的版权事件如何收场还是一个未知数,但是可以推断的是,在版权保护缺位的情况下,互联网自身的调整能力正在发挥威力。互联网的本质是不是免费,根本无需论证,简单对比一下百度与谷歌就可以。即使在一块没有版权意识的土壤上,技术革命也不应该绽放出如此盛大的“恶之花”,因为知识产权本身就是一个建构的过程。

航海大发现时期,关于经纬度的界定,本来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22日 19:15

燕可伐欤曰可

堂上谋臣樽俎,边头将士干戈,天时地利与人和,燕可伐欤曰可。今日楼台鼎鼐,明年带砺山河。大家齐唱《大风歌》,不日四方来贺。

——刘过(南宋)

公元前315年,燕王哙受尚贤思潮影响,传位于燕相子之,引发内乱。“或谓取之,或谓不取”,燕王哙的一生之敌齐宣王陷入了一个艰难地选择。当时以“时之圣者”自居的孟子给出了肯定的回答,认为燕王扰乱礼制,倒悬其民,如水益深,如火益热,吊民伐罪,百姓必然会箪食壶浆,以迎王师。

齐军攻陷了燕国,但并没有实现孟子的仁政理想。后世儒者对于孟子鼓吹战争深感不安,甚而至于质疑其为伪造。不过,孟子对于王者之师的尊崇基本上是逻辑一致的,尽管与时局格格不入。孟子当然也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16日 23:00

三打“瘦肉精”

中国的食品药品企业已经变成了优秀的人民教师,从苏丹红、三聚氰胺到镉米,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教授化学知识。最新的一堂课中,双汇以火腿肠为例,深入浅出地讲解了“瘦肉精”的成分、用法和危害。吃猪肉长知识,极大地丰富了人民的精神生活。

不可否认,双汇是和蒙牛一样优秀的民营企业。在去年与基金经理的对决风波中,财新记者曾专访过双汇的创始人万隆。尽管当时火烧眉毛的是资产重组问题,但万隆最为担心的仍然是食品安全。有了三鹿的前车之鉴,没有理由怀疑万隆的担忧是发自肺腑。

然而,“瘦肉精”不合时宜地出现了。从肉源供应到加工环节,再到外部监督,应该有诸多文件政策布下的天罗地网,但就是防不住这位“白骨夫人”的借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09日 17:34

国美:公司治理还是公司政治?

国美控制权之争的连续剧已经播到了最后一季,大结局正如人们预期的那样降临。围绕着黄光裕、陈晓、贝恩资本的三国志,始于结盟抗黄,终于各个击破。大股东的股权在未被稀释的情况下,发挥了决定性作用。   对于局外人而言,国美的恩怨情仇不应成为焦点。真正值得关注的是,这场战争究竟是王朝循环式的公司政治,还是一场理性化的公司治理革命?

公司政治在传统国企即不鲜见,而告状信是最犀利的武器——当年华夏证券的倾覆即与公司内部持续不断的反水密切相关。涉身其中的高管无不自危,一旦身败,即告名裂,其悬疑和惊悚程度要远胜于今日的国美控制权之战。

不同于“潜伏”式的公司政治,“公司治理革命”意味着通过各方的利益缠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09日 17:32

国企奇迹的真相

伴随着GDP快速增长的中国奇迹,自金融危机以来还有一个国企奇迹。曾经气息奄奄的国有企业,在2000年以来的剥离上市后,无一例外地成为了国际市场上的佼佼者。我们一度拥有世界上市值最高的石油公司、电信公司、商业银行、保险公司,甚至连中信证券的市值也一度接近高盛。然而,国企奇迹的真相是什么?201年全国“两会”前夕,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一份报告给出了答案。   这份题为《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》的报告称,国企的资产扩张和账面利润主要来自于税收、信贷、资源租等隐性补贴,2001年-2008年间这三项补贴总计高达6万亿元,而同期国企的利润总和只有4.9万亿元。这意味着扣除掉这一巨额补贴,国企就像脱掉水晶鞋的灰姑娘,仍然是我们熟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09日 17:31

无意义的华为公开信

在撤回对美国3Leaf的收购后,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登出公开信,痛诉衷肠,表露心迹,称希望美国政府正式调查华为,还华为一个清白。   中美投资摩擦由来已久,尽管双方都公开表态反对保护主义,但实际操作则大异其趣。在中国有凯雷徐工案的无疾而终,美国则有中海油尤尼科的铩羽而归,华为本身在2007年收购3com公司亦受阻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(CFIUS)。尽管如此,在商言商的收购方都选择了不了了之,因而华为的公开信才显得与众不同。

华为的选择自有其考虑,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,此举并无实质意义。CFIUS相当于外资企业进入美国的“签证官”,它隶属于美国财政部,主要针对两类收购进行审查,一是涉及控制权的收购(一般认为是拥有1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23日 17:52

温故1848

中东势态发展之快,超过了人们的阅读速度。从一个城管的暴力执法到本  阿里出逃、穆巴拉克下台,历史洪流浩浩汤汤,势如破竹。直到遇到卡扎菲,才遇到了真正的对手。此情此景,不免让人们想起160多年前的欧洲革命。

1848年并不是最糟糕的年份。虽然“世界工厂”英国带来的通货紧缩席卷了欧洲大陆,爱尔兰土豆危机带来了人口减员,但1846年以来的经济危机已近尾声。然而令人难以预料的是,肇端于意大利北部、激发于法国、燎原于普鲁士、暴烈于匈牙利的资产阶级和民族主义革命浪潮,使得一代名相梅特涅缔造的“欧洲协同体”(Concert of Europe)瞬间崩解。在1848年的2月革命中,法国街垒战并没有遇到敌人,当时尚未四通八达的巴黎市区因其狭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17日 10:08

啊,我发现了治通胀的秘方!

准确地说,是治理北京通胀的秘方。很可惜这并非原创,因为全部灵感都来自于北京市今年以来的创新政策,感谢他们。道路堵了,限制外地车进京;房价涨了,限制外地人购房。这么令人豁然开朗的灵丹妙药,为什么不能用于治理人人喊打的通货膨胀呢?

我攀上这条终南捷径,激动万分地想,外地人真是个宝啊,隔断他们的资金出入,北京人民就有福啦。如果成立一家北京人民银行,发行北京通宝,全额收购北京人(注意一定是北京人)手中的人民币,确定两者间的汇率平价,从此以后,北京通宝就可以成为北京市唯一流通的本币。下一步顺理成章,应当成立一家人民币管理局,按照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分别监控外地的人民币的出入,实行强制结售汇,确保外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5日 13:50

隔离日志(六):出关

6月25日 晴 35.9度(体温)

昨天领到征求意见表,要求填写离开的时间、车号等等,其实就是一张获准出境的“签证”。在对宾馆的意见栏里,我犹豫了一下,写下“很好,谢谢!”四个字。

我还能说什么呢?服务人员勤勉周到,管理人员热情体贴,居住环境融洽宜人。不过,唯一遗憾的是,对甲型H1N1的判断还是一知半解。作为一名资深被隔离者,我看到的是迥乎不同的见解和态度。

在宾馆的小院子里,可以明显地分成两大阵营。一种是保守派,以老年人为主,主要活动是散步,主动和人保持距离,见到不戴口罩的人敬而远之。一种是自由派,打球、聊天、踢毽子,活力四射。对于传染源或间接传染源,有人表示非常强烈的不满,但也不乏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3日 14:44

隔离日志(五):什么是隔离?

6月23日 晴 35.9度(体温)

前面提到的北京市旅游局副局长姓于,从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,身形魁梧,口罩也显得尤其宽大。

于局长属于一望便知的干才能吏,精力旺盛,事必躬亲。有一次去打饭,他也站在对面拎着勺子给大家盛菜,由于穿着白大褂,倒也像一名有板有眼的厨师。他会英、俄、日三种语言,可惜没有日本、俄罗斯的客人和他切磋,多数时候只能秀一秀英文。

于局长善于做思想工作,老少通吃。一般是和老年人谈健康,和中年人谈工作,和青年人谈学习,有一次我看到他和一个混血小孩用双语打招呼,急得孩子妈赶紧解释,她还不会说话,不是没礼貌。

从他口中得知,北京的强制隔离是由旅游局牵头,由公安、疾控和防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2日 14:14

隔离日志(四):难友的故事(下)

6月22日 晴 35.8度(体温)

接到“宣判”之后,C.W忙碌起来。

先是要安抚心理受到严重创伤的女儿。化验没通过不亚于高考落榜,这个小女强人再也不扮酷了。她住到医院已经是第七天了,同一病房的两个美国女孩先后出院,更是加剧了心理落差。C.W温言款语安慰了许久,舐犊之情不免令人心折。

接下来要和医院沟通,言语不通,只好由我代劳。医生说咽拭子检测是针对三个指标,有一个是阳性就算没通过,而她就是有一个没通过。五阴加一阳,正是“不利有攸往”的剥卦,难怪如此霉运。

先阴性后阳性,医生解释说可能是前一天是假阴性或者后一天是假阳性,现在的技术手段无法检测。因此只能再连续测两天。

C.W已经变成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1日 12:54

隔离日志(三):难友的故事(上)

难友的故事(上)

6月21日 阴 36.5度(体温)

早餐时候又遇到C.W,看上去心情不错。今天他要“刑满释放”了,恰逢父亲节,可以一家人团聚了。

C.W是个香蕉人,生长在旧金山,一句中文也不会讲。但他父亲是第一代移民,愈老愈思乡,而爷爷奶奶都健在,所以暑期一到,冒着被隔离的风险,挈妇将雏来到北京。原定的计划是先北京而西安,再到上海、广州,最后转道香港回国,一共14天的探亲之旅。

C.W的父母归乡心切,早先两天过来,接下来才是C.W及其女儿。结果不想先是父母所乘飞机先发现了甲型H1N1患者,后来女儿又被诊断出了病征,这个家族的中美代表团共计15人,分别以患者、密切接触者的身份被一网打尽。如果说我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0日 19:12

隔离日志(二):算一算隔离的账目

6月20日 晴 36度(体温)

昨晚是杂志的deadline,兼之入住时天色已晚,无暇考察周边环境。早上一觉醒来,已是处处闻啼鸟了。

餐厅在一楼,油条、豆浆、鸡蛋一字排开,还有蔬食果品,好不热闹。大家戴着口罩打完饭即刻离开,或回房间,或到庭院里分散开来用餐。

走到院子里顿觉开阔,以为是要被散养了,定睛一看才发觉仍然是圈养。因为只有中间一个T字形空白地带是活动区域,周边已被围栏圈住,把花草树木隔开,这样活动者无处藏身,相信是便于看护者清查。

围栏之外是岗哨,攀谈了几句,听说自5月2日开始该宾馆即被征用,共有约6、70人轮岗监护,期间自然无“越狱”事件发生,巡逻人员也备感无趣。

应当说整个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20日 00:07

隔离日志(一):隔离生涯正式开始

6月19日

早上10点接到朝阳区疾控中心的电话,“请问您是昨天下午乘坐XXX航班从美国回来的张先生吗?”接下来是一连串问题,确认身份、电话、住址,嘱咐每天查两次体温,在一周内尽量不要外出,“要是有急事的话,也可以去办公室,不是说绝对不能出门。”

交待几句背景,此前一周我在美国开会和出差,先是在波士顿,后是在华盛顿。出国之前虽然知道国外并没有严阵以待H1N1,但还是备了几个口罩。不过到了美国,发现除了机场的少数中国人之外,没有人佩戴口罩。就像到了草料场的林冲一样,心下兀自慢了。一位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同行向我解释,H1N1的死亡率很低,目前看小于季节性流感,因此美国尽管毗邻墨西哥,并没有全民动员,严防H......

阅读全文>>